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>
更多

第二章 我们曾经的梦想(3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那男生发现这凶巴巴的女孩子忽然不说话了,呆呆地捧着本书站在林静的床前。

“看,我没骗你吧?行李都带走了,就还剩这本书没拿。”那男生还在絮絮叨叨地解释,忽然就被郑微惊天动地的哭声吓了一跳。

“他真的走了,他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郑微不能相信,但不得不相信一个摆在她眼前的事实,林静走了,他连她送的书也扔下了,而她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郑微也不记得自己待在林静曾经的宿舍里哭了多久,开始是站着的,后来索性蹲了下去,揪住那个男生的裤脚继续哭。哭声招来了该层宿舍大多数的人来看热闹,就连看管宿舍的老伯都走了上来。大家都问那个男生到底怎么欺负了这样一个小女孩,那男生又难堪又委屈,直呼自己被林静害惨了,最后连哄带求地把哭累了的郑微送到了公车站,给她付了公车费,看着车子载着她离去,这才松了口气。

郑微在公车上的时候已经哭肿了双眼,可眼泪还在哗哗地流,仿佛要把心里的难过、困惑、失望和委屈,通过这种方式歇斯底里地宣泄出来。让她怎么能不伤心?她的林静,从小就是她追逐目标的林静,说好了要等她的林静,一句话都没给她留下就去了美国。全世界都知道他要离开,只有她郑微不知道,在离开之前,他甚至连她的电话都不肯接。

拥挤的公车里人人都在看着这个哭得雨打梨花一般的女生,该有多大的伤心事才能哭得这样凄惨呀,不久,就有好心的人给她让了座。郑微也不客气,坐下来就继续抹眼泪,她觉得自己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,随着擦亮的短短火光熄灭,她就被全世界抛弃了。

她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是晚上八点半,舍友一个都没回来,郑微坐在自己的床沿,想起刚才出门时的斗志昂扬,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最早回来的人是阮莞,她一推开门,就看见哭花了一张脸的郑微独自坐在床沿上,目光茫然地低头抽泣。阮莞不禁心里一惊,忙放了书走过去,“怎么了,谁欺负你了?”

郑微看见了一个熟面孔,再也管不了那是她最不喜欢的阮莞,第一反应就是拉住阮莞的衣袖,抽咽地说:“阮莞,林静他走了!”

阮莞心放了一放,刚才她最担心的是郑微一个人晚上出去被人欺负了,得知原来是在林静那碰了钉子,这才坐到郑微身边慢慢地问究竟。

郑微这时眼泪已经流干,只是不停地吸着鼻子。她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林静为什么会不告而别,而且走得那么突然。她是哭昏了头,除了伤心和失望什么都不知道了,阮莞怎么看都比她要清醒许多。她说一阵,又伤心一阵,断断续续地总算把刚才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阮莞。

“为什么呀,我不明白,我哪做错了呀?我们先前还说得好好的,他忽然就走了。走就走吧,可也得跟我说一声呀,阮莞,你说,这到底是为什么。”

阮莞觉得蹊跷,但也回答不上来。她陪郑微坐了一会儿,听见郑微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该怎么办?”

她拍了拍郑微的手,“你等等。”接着蹲了下来,俯身在床底拖出了一个小纸箱。这个纸箱郑微也见过,她以为是阮莞装书用的。阮莞三下两下撕开封口胶带,纸箱的最上面一层果然是书,她把书拿开,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罐啤酒,一罐自己拿着,一罐递给郑微。

郑微吓了一跳,呆呆地接过,连抽泣都忘记了,她跟阮莞一样蹲了下来,用手翻了翻纸箱,不由自主地说了声“哇噻”。原来,纸箱里几本薄薄的书之下,竟然是易拉罐装啤酒。

郑微看看啤酒,又看看阮莞,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,是她郑微太正常了,还是周围的人都变得不正常了,为什么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,什么都颠覆了?

“你不是问我该怎么办吗?说真的,这种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还是这个东西好。怎么,你没喝过?”阮莞朝郑微晃了晃手里的啤酒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