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二十三章:曲终____(2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麻辣烫眯着眼睛说:“照顾下病人,过来点儿,我看不清楚你。”

我赶紧走到她身前,她笑,我也笑,一会儿之后,我们俩紧紧地抱住了彼此。

她说:“两大罪状:一、我生病的时候,你竟然敢教训我。二、竟然不来医院看我。说吧,怎么罚?”

“怎么罚都可以。”

麻辣烫咯咯地笑,“你说的哦!罚你以后每周都要和我通电话,汇报你的生活。”

我困惑地看着她,陆励成在一旁解释:“她的小命是保住了,可肾脏受到损伤,还需要治疗和恢复,王阿姨打算陪她一块儿到瑞士治病。”

“如果全好了,眼睛就能完全复明吗?”

“也许可以,也许不,不过那重要吗?正好可以一周七天,每天戴不同颜色的隐形眼镜。”麻辣烫翘着兰花指,做烟视媚行、颠倒众生的妖女状。

我大笑,我的麻辣烫真正回来了。仰头时,视线碰到宋翔,我很快回避开了。

机场里,大家都在等我和麻辣烫,她拉住我不停地说话,我只能她说一句,我点一下头。终于,她闭嘴了,我笑着问:“小姐,可以上飞机了吗?”

她盯着我,突然说:“你给我读完许秋的日记的第二天,我统一让宋翔进病房看我。”

我有点儿笑不出来,索性也就不笑了。

她说:“我给他讲述了我爸爸和妈在下的故事,我告诉他,我是一个很小气自私的女人,绝不会犯妈妈犯过的错误,绝不会生活在另一个女人死亡的影子中,所以,不管他是否喜欢我,我都要和他分手。宋翔同意分手。”麻辣烫沉默了一会儿,“在他走出房间前,我问他是否曾经有一点儿喜欢过我,本来没指望他回答的,没想到他很清晰明确地告诉我,他不能拒绝我,是因为我有和许秋相似的眼神;他对我无所不能的宠爱,是因为他当年对许秋没有做到。他在用对我好的方式弥补他亏欠许秋的。”

麻辣烫笑了笑,“他竟然丝毫不顾虑我仍在生病,就说出那么残忍的答案。当时我有些恨他,让他滚出去。可后来我想通了,这个答案对我来说是最好的答案,因为我可以毫无牵挂地忘记他了。”

麻辣烫轻捏着我的肩膀,“我因感激、无助而对他生爱,爱上的本来就不是他,而是一个不管我是谁,都会牵着我的手,温柔地对我,带着我走出黑暗的人。他对我好,我却折磨他,当时心里甚至觉得是他的错,对他隐隐地失望。现在才知道,我压根不了解他,也没真正珍惜过他。”

我问:“你告诉他许秋的事情了?”

麻辣烫摇头,把一沓复印文件递给我,竟然是许秋到纽约后的日记。

“没有!我想这个决定权在你手里。其实,他不是一个好的爱人。他是你的唯一,你却不会是他的唯一。但是,爱情本来就不公平,谁叫你不可能忘记他呢?你会给他看吗?”

我反问麻辣烫:“他深信许秋爱他,深信许秋的美好,也深信自己因为年少气盛、不懂得包容对方的缺点而辜负了许秋。如果我告诉他,他所相信的一切都是虚假的,相当于打破了他所相信的一切美好,这种做法对吗?如果,我是说如果,有一天我死了,你虽然想起我时会痛苦,可也会为自己曾有过这么好的朋友而感到幸福。可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告诉你:‘麻辣烫,苏蔓不是你以为的那样的。她实际上很坏,她不但内心深处没有视你为姐妹,还曾做过背叛你的事情。’你会如何想?你会感激这个告诉你实话的人吗?”

麻辣烫想了一会儿,摇头,“我不会,也许我还会憎恨他多事。”她的眼睛中有悲悯,“蔓蔓,你真爱惨了他,对吗?”

我淡淡地说:“他爱不爱我,和他爱不爱许秋并不冲突。我们一个是过去,一个是现在,我即使打破许秋在他心中的地位,并不代表他就可以爱我。如果他爱我,就会主动往前走,可他压根不打算忘记过去,所以……”我把日记复印件还给麻辣烫。

麻辣烫把它们收好,“我爸爸如果不是为了救我,绝对不会对别人承认许秋是一个有心里疾病的孩子。父母都是偏心的,在他眼中,不管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,宋翔即使什么都没做,也不可原谅,否则他不会明知道许秋在纽约的事情,却依然痛恨宋翔。我怀疑他保留许秋日记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我。现在我已看过,许秋的日记大概已被销毁,所以,我会替你留着它,只希望宋翔值得你那么爱他。”

王阿姨叫:“小怜,蔓蔓,必须要登记了。”

许伯伯笑着说:“这两个孩子,现在通讯这么发达,想聊天什么时候没有机会?非要赶着在机场一股脑儿地把话说完。”

我站起来,推着麻辣烫走向王阿姨。王阿姨从我手中接过麻辣烫,推着她走向登机口。

麻辣烫回头朝陆励成和宋翔挥手道别,又对许伯伯做了个飞吻的姿势,大声喊道:“爸爸,再见!我和妈妈会想你的。”

“这丫头这么大了,还疯疯癫癫的!”许伯伯貌似责备,实则心满意足。

等看不见她们了,许伯伯看向我,淡淡地说:“小秋从出车祸到去世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”

我笑着说:“昏迷了三天三夜,有没有短暂地醒来过,只有许伯伯知道。”

许伯伯轻声叹气,“我觉得小秋是愿意的。”

我点头,“当然!她毕竟是麻辣烫的姐姐。”死者已去,只要能让生者新安,哪一种想法又有什么重要?

许伯伯和我握手告别,“谢谢你!小怜告诉我你爸爸去世后,你一直没工作,如果你想要找工作了,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可以随时打我的电话。”

虽然我不打算找工作,可我没有拒绝,微笑着接受了他的好意。我不会刻意去巴结奉承,但是如果能有助力,我也不会清高地拒绝,谁叫我还要在红尘中求一碗饭吃呢?

陆励成、宋翔、我三个人并肩走出机场。陆励成提议一起去吃晚饭,宋翔和我都没有反对。

我们在学院路上找了家小饭馆,装修不算精致,但还算干净。

我说:“这顿饭,我来请,谢谢两位旧上司对我的照顾,也算是告别酒。”

陆励成有点儿意外地说:“消息传得这么快?宋翔刚递辞呈,外面已经传开了?”

我愣住了,看向宋翔,他解释说:“我刚向Mike递交辞呈,打算接受CS在伦敦的邀请。”

“哦,那很好!听说英伦海峡风景很是优美。”

我微笑着低下头,淡淡地说:“我不知道宋翔要走,我的送别酒本来是指我自己。”

宋翔沉默地看着我,陆励成问:“什么一丝?”

“爸爸刚去世时,我通过一个同学申请了去边远山区支教,已经批准了,我过几天就动身。”

“去多久?在哪里?”

“也许一年,也许两年,看我心情把!”

“在哪里?”

陆励成又问了一边,我看无法回避,只能回答:“我不想告诉任何人。”

沉默,如窒息般弥漫在我们中间。

陆励成点燃一支烟,吸了几口后,微笑着说:“你也不打算和我们联系了?”

我婉转地说:“山区偏僻,通讯会比较落后。”

宋翔一句话不说,只是给自己倒满酒,一饮而尽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