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二十二章:黑暗____(4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我给他看我给希望工程的捐款,把小孩子写给我的信给他看。他和我联名资助了贵州的两个小孩儿读书。他经常过来给狗狗送狗粮。我经常去看他打篮球,在篮球场边画素描。真奇怪!我画素描不再是为了给别人看,我只是想画下他。我甚至不再重视表现形式以及是否美丽,只是努力抓住霎那间的感觉,可他反而对这些素描爱不释手,他的眼睛中已不仅仅是心上。

带狗狗出去玩,我用小提琴学者狗狗的叫声拉琴,和狗狗一唱一和,我不优雅,也不美丽,他却望着我大笑。

情人节,他给我打电话,约我出去。我问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他说知道。我同意了。我真的开心,从没有想到我会因为一个男孩子能约我出去而开心,这种感觉让我惶恐,可它多么甜蜜。

快乐吗?这种感觉是快乐吗?我觉得自己不是自己。我习惯于将自己藏在黑暗中,窥伺、分析他人,而他却带着我在阳光下奔跑。加州的阳光太灿烂了,而他比加州的阳光更灿烂。

我停下来,放下手中的咖啡,换上酒,喝了几口后才能继续。

和他告别,我已经走到检票口,他又突然把我拽回去,吻我。我不习惯于把自己的内心暴露在人前,只让他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唇,就推开了他。他就像一个太阳,可以肆无忌惮地表露自己,我被他的飞扬和光明所吸引,却不习惯于他的直白与飞扬。我也飞扬,但是我的飞扬是可以营造的,只是给外人看的一道风景线。他的飞扬确实自然而然的,是他最真实的内心。他不明白我们的差异,我却一清二楚。

纽约大概才是真正的国际都市,在曼哈顿岛上,汇集着世界上最有钱的一群人,也汇集着世界上最落魄的一群人,白日里众人公享着所有的接到,夜晚每一条街道却都属于不同国家的流浪者。世界上还有光明和阴暗对比如此强烈的都市吗?我喜欢纽约,我觉得它更像我。

他在昏醉中衣衫不整地掉到我的面前,摔碎的花瓶把我的裙子溅湿。他随手捡起地上的花递给我,笑着说:“小姐,如果我摔倒了,只是因为你过分的美丽。”所有人都在大笑惊叫,只有我和他的眸子冰冷。上一个瞬间,他和一个女人在楼梯上激情;下一个瞬间,他邀请我与他跳舞,说我和他有相同颜色的眼眸。

今天,我尝试了大麻。

他推荐我把大麻和烈酒一块儿用,我尝试了。

他给我白粉,我觉绝了。他笑,胆小了?我告诉他,我被地狱吸引了,但是还没打算坠入地狱。他吸了一点儿,然后吻我。阴暗中,只有我和他,我没有拒绝。

如果说他是光明,那么他就是黑暗。当他给我打电话时,我觉得我渴望光明;可是当我看到他优雅地端起酒杯,向我发出邀请时,我觉得我渴望和他共醉。

我喝了几口酒,理了一下思路,许秋习惯于把自己藏起来,所以她的日记短小而模糊,这里面有两个他——一个是宋翔,一个应该是她在纽约新认识的人,一个掉到她面前的人。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想起了那个亲吻我手背的男子。我说不清楚自己什么感觉,心口痛得厉害,休息了一会儿,才敢继续往下看。

我们分享一支大麻,我问他为什么不用白粉,他说“因为我也不想坠入地狱”。他会吸,但是严格控制次数,不会上瘾。他吻我,我告诉他我有男朋友,他不在乎地笑。

我们发生了关系,他用了强迫,但是我不想说自己是无辜的被强奸者。女人骨子里也许都渴望被政府,他只不过满足了我潜藏的欲望。他惊讶于我是处女,我的回答是给了他两耳光。我和他在电话里发生了第一次争吵。

我长吐了一口气,这段文字的前半段应该是许秋和那个人,最后一句才是她和宋翔。

和客户吃饭,碰到他,我们都没有想到有一日会在光明处相遇,我们都惊讶于彼此的身份,装作第一次遇见,像正常人一样握手。晚饭结束时,接到他的电话。我和他说话时,他也走进了电梯,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。我的男朋友正在电话里对我说着情话,而我在另一个男人手下喘息。我知道他是故意的,他享受操纵、愚弄他人,偏偏我也是这样的人。

我和他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,每次都是我挑衅、激怒他。而我可悲地发现,我挑衅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愧疚!我竟然会愧疚?我以为这种情感已经从我的生命力小时了。如果说我从他身上试图寻找到阴暗,却失望了的话,那么我也许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大的阴暗。难道我是寻找不到,就制造?

我告诉他我男朋友要来纽约工作了。他大笑,“你还没把小弟弟扔掉?”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在机场看到他的瞬间,我的心奇异的柔软,简直不像是我的心。我们一起吃饭、一起聊天、一起看碟,晚上他亲吻完我的额头就回自己的住处。他待我如最纯洁的公主,却不知道我是黑夜的舞者。

我打电话告诉他,我不会再见他,我和他的关系就此为止。他笑着说:“等你厌倦了和你的小弟弟玩王子公主的游戏时,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。”我也笑,告诉她:“我会知道我们的结婚请帖如何寄给你。”

我的两个傻同事被调走,他们直到走都不知道是谁让他们栽了大跟头。我帮他们收拾东西,送他们下楼,他们对我感激,我在微笑下冷笑。他来接我吃饭,我却突然烦躁。和他大吵一架。我不是天使,可他们喜欢我是天使,我觉得寂寞。

曼哈顿岛毕竟很小,半年不见,平安夜,我们终于在时代广场见面,隔着人山人海,我依然感觉到我的灵魂渴望奔向他,我早已经灵魂离体,而我的男朋友仍然牵着我的手,兴高采烈地与人群还清新年。他牵着女伴的手穿过人群向我们走来,我想逃,却又渴望,只能看着他一步步走近。他和我打招呼,和我的男朋友握手,一见如故的亲切,这个人又来愚弄他人!我悲哀怜悯地看着身旁一无所知的人。我突然憎恨他的善良无知,无法控制自己,在平安夜里和他吵架。我说出来的话严重伤害了他,可我竟然是想保护他,让他不要受到我的伤害!

我使用了一点儿小计策,让他出身尊贵的女朋友看到了一点儿不该看的东西,她给了他一耳光。他知道是我做的,也知道我是报复他平安夜对我男朋友的愚弄。他没在意,只是把我逼向角落,狠狠地吻住了我。而我挣扎了几下后,竟然抱住了他,比他更激烈地吻他。原来,我是一朵只在阴暗中绽放的花。

我现在越来越懒惰,很多时候,对冒犯了我的人,已经懒得花费心力去追究。可是,我竟然不能容忍他人冒犯我的男朋友。我问他介意吗?他说他会用自己的能力让谣言小时。可我讨厌别人将他与那些阴暗龌龊的事情联系在一起,所以我燃起了熊熊烈火。最初散布谣言的人彻底和华尔街说了再见,他的妻子席卷了他所有的财产。可我的男朋友一无所知,仍用他自己的方式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,反倒是旁观的他一清二楚。他对着我的眼睛说:“知道吗?你有一个邪恶的灵魂。”

我发现许秋越来越强调“我的男朋友”几个字,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。她写这几个字时,常常力气大得能划破纸面,她是不是用这种方式在警告自己记得宋翔的存在?

我们的吵架越来越频繁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。我冲动时提出分手,可是他真正转身离开时,我却害怕。我不想一辈子在黑暗中起舞,我喜欢他令我的心柔软的感觉,我喜欢他对着我欢笑的样子。我抱住他,对他一遍遍地说“对不起”。他骄如阳光的笑容,已经被我黯淡了光芒,我所喜欢的东西,正在被我摧毁。我该放手?我该放手?

小丫头肾脏衰竭,父亲很焦虑,那个没用的女人在哭泣。我没有悲哀的感觉,只有荒谬的感觉,这个世界很混乱,上帝说他会奖励善者,惩罚恶者,那么为什么不是我?而是小丫头?

我终于尝试了白粉,那是以坠入地狱为代价尝试天堂的感觉。连他都用忧虑的目光看着我,警告我不许主动去寻找白粉。我搂着他的脖子问:“你怕什么?”他说:“我怕你真的坠入地狱。”我问:“难道不是你替我打开地狱的大门,邀请我进入的吗?”他摸着我的脸颊不吭声,最后说:“你和那个小弟弟分手吧!”我嘲笑他:“让你损失了上千万的人不能用‘小弟弟’来称呼。”他生气了,惩罚我的方式是把我呀在了身下。我的身体在沉沦,我的灵魂却在上升;我的身体在欢笑,我的灵魂却在哭泣。

我们又吵架了,我骂他,又抱住他,乞求他原谅我。我的男朋友第一次没有吭声,也没有回抱着我,他只是目光沉郁悲伤地凝视着我,好似要看到我的灵魂深处。我恐惧,紧紧地抓住他,似乎想把自己塞进他的心里。如果在那里,我是不是就可以没有阴暗,只有光明?是不是我就不会有寂寞的感觉?

小丫头正在失明,父亲问我要不要回去看她,我找了个借口拒绝了。我没精力去演姐妹温情,她如果要怨怪就去怨怪上帝是瞎子。

自从上次吵架后,一个星期了,我的男朋友没有联系我,也没有接我的电话。他给我打电话时,我正在跳舞。他问我可不可以请一个星期的假,他想和我单独出去一趟。我的舞步慢下来,我的黑暗舞伴却不乐意了,要扔我的电话,我只能搂住她,用我的身体平复着他的怒气。我的男朋友在电话里问“可以吗?”我说“好”,挂掉了电话。舞步飞翔中,我的眼泪潸然而下,我知道我即将失去他——我的光明。从此以后,我将永远与黑暗共舞。

这是日记的最后一段,看来许秋没有把日记本带去黄石。

我捧着酒杯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,仍觉得心中压抑,又去倒了一杯,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,外面已经朝霞初露,整个城市沐浴在清新的晨光中。

楼下的小花园中,逐渐有晨练的人聚拢起来,打拳的打拳,舞剑的舞剑。我放下酒杯,跑下楼,跟在一群老头老太太身后打着太极拳。一套拳法打完,他们朝着我笑,我也朝着他们笑。

抬头处,阳光洒满树丫,微风吹拂下,树叶颤动,点点金光,若揉碎的金子,闪耀着美丽的光芒。

我眯着眼睛,对着太阳做了个拥抱的姿势。这个世界,黑暗总是与光明共存,我们无法逃避黑暗,但是我们永远可以选择拥抱光明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