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二十二章:黑暗____(2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她眼中有泪,面上却带着笑,“你以为老娘想离开这花花世界呀?虽然宋翔把我当作许秋的替身,我怪受伤的,可我没打算为了他们去寻死,不值得!这两个人一个是我讨厌的人,一个压根不喜欢我,我凭什么为了他们去寻死?只是我的理智再明白,却无法控制潜意识深处的指令,我就是讨厌许秋这贱人,我也没办法!不过你别担心,我爸是谁?许仲晋呀!跺跺脚,北京城也得冒个响。他虽然不喜欢我,可我已经是他唯一的女儿了,他总会有办法的。不过你先别和宋翔那祸水说,让他好好愧疚一下,反省反省!”

我的心安定下来,笑着去掐她的嘴,“你这张嘴呀!”

她笑,把头往我的方向挪了挪,紧紧地挨着我。两个人头挨着头的躺着,有一种有人依靠的心安的感觉。

白日里靠药物本来就睡不好,此时我和麻辣烫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醒来时,发现病房中坐着许伯伯和王阿姨,我大窘,赶忙下床穿鞋,麻辣烫被我吵醒,迷迷糊糊地叫我:“蔓蔓?”

“在。”

她笑,“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俩去夜店玩,看到一个男的,长得怪正点……”我眼疾手快,捂住她的嘴,对着许伯伯干笑:“许伯伯好!”

许伯伯微笑着说:“你也好。”

麻辣烫的笑容却立即消失,板着脸闭上了眼睛。

我对麻辣烫说:“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又和许伯伯、王阿姨道再见。

走出病房,我看到陆励成和宋翔仍然在病房外。陆励成看到我,指着自己手腕上的表,“你知道你在里面待了多久?”

我刚想说话,病房的门又打开,许伯伯走出来,陆励成和宋翔立即都站起来,陆励成叫了声“许叔叔”,宋翔低着头没说话。

许伯伯朝陆励成点了下头,对我说:“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,可以吗?”

我当然说“可以”。

许伯伯领着我走进病房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,他关上门,给我倒了杯水,“刚才看到你和小怜头挨头地躺在床上,给我一种错觉,好像是我自己的一双女儿。可实际上,小秋和小怜从没有这么亲密过。”

我不知道能说什么,只能低着头喝水。

“小怜给你讲过她和她姐姐的一点儿事情吧?”

我谨慎地说:“讲过一点点。”

许伯伯似看透我心中的顾虑,淡笑着说:“我以前喜欢叫小怜‘怜霜’,她手术后,我就再没叫过她‘怜霜’,可她整天忙着和我斗气,竟从没留意过这个变化。”

我心里隐隐明白些什么,期待地问:“隐瞒麻辣烫移植的肾脏来自许秋是伯伯的主意吗?”

他点头,“小怜现在的状况很不好,排斥反应很强烈。六年前,她肾脏衰竭时,半年多视力才退化到看不见。可现在,从昨天发病到今天,只一天时间,她就已经半失明。医生已经在全国找寻合适的肾脏,可那毕竟是人的肾脏,不是什么说买就能买到的商品,我怕即使我有办法,也来不及了。”

刚燃起的希望破灭,我的水杯掉到地上,鞋子全被打湿了,却连移动脚的力量都没有。

许伯伯的表情也很悲恸,“我今天坐在家里,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不管医学上怎么解释这件事情,我觉得原因归根结底在小怜自己身上,也许她也不想这样,可她的大脑忠实地执行了她心底深处最真实的意愿——她痛恨、抗拒来自小秋的肾脏。”

对于父亲而言,最痛心疾首的莫过于子女反目、白发人送黑发人,他已经全部遇到,我想说些话,可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。

他将一本日记本放到我面前,“这是小秋的日记,日记本是她妈妈留给她的,她从能写字起,就习惯于对着日记本倾吐喜怒哀乐,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她出车祸前。”

我心中的疑点终于全部弄清楚了,“许伯伯知道许秋小时候对麻辣烫所做的事情?”

许伯伯沉默地点了点头,眼中满是哀恸和自责。

“可是,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日记本给我?是要我告诉麻辣烫你知道她所承受的一切吗?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她?”

“我已经失去一个女儿,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女儿,特别是今日所有的‘恶果’都是我当年植下的‘孽因’。如果我能在娶阿云前先和小秋商量,先征询她的同意,注意保护她的心理,也许她不会那么恨小怜;如果我能早点儿发现小秋是什么样的孩子,早点儿教育她,也许根本不会有后来的车祸;如果我能对小怜尽到做父亲的责任,她的精神不会长年压抑,也许她的肾脏根本不会生病。我很想解开小怜的心结,可我无能为力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我和小怜将近三十年的隔阂,不是说我努力就能立即化解的。我把这本日记给你,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,请你留住她!”

坐在我面前的男人脱去了一切世俗的华衣,他只是一个早生华发、悲伤无助的父亲。我把日记本抱到怀里,坚定地说:“我会的,因为我也不能再承受一次亲人的死亡。”

我和许伯伯一前一后地出来,许伯伯和陆励成打过招呼后返回了病房。我坐到宋翔身边,“宋翔,麻辣烫肾脏衰竭的速度非常快,她已经半失明,照这样的速度下去,她恐怕根本等不到合适的肾脏。”

宋翔木然地看着我,曾经朝气蓬勃的眸子泛着死气沉沉的灰色。刹那间,我因为麻辣烫而对他的怨气烟消云散。如麻辣烫所说,我们都不是事前诸葛亮,我们只能在当下作选择,也许错误,可我们都只是遵循了自己的心。

“她不怪你。”

宋翔的手痛苦的蜷缩成拳头,指节发白。

我想了很久之后,说,“我刚知道你和麻辣烫在一起的时候,痛苦得恨不得自己立即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可不管我心里怎么难过、怎么痛苦,从来没怪过你。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,是自始至终没爱过,只是被我感动了,还是曾经爱过一点儿,碰见麻辣烫就忘记了。其实,我不在乎答案是什么,可我想要一个答案,请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告诉我。”

“苏蔓,你怎么可以现在还纠缠这些?”陆励成眼中有难掩的失望和苦涩。

我没理会他,仍对着宋翔说:“我想请你好好想想你和麻辣烫之间的事情,她的好究竟是因为她有和许秋相似的眼眸,她体内有许秋的肾脏,还是有一点点她是麻辣烫?答案本身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想明白了自己的心。宋翔,你知道我们的确爱你,如果失去你,我们会痛苦、会哭泣,可这石阶上美好的不仅仅是爱情,痛苦、哭泣过后,我们仍会鼓足勇气继续下面的旅程,但我们需要对过去、自己曾真心付出的一切做一个交代。答案就像一个句号,让我们可以结束这个段落,开始下一个段落。”

我站了起来,头也未回地大步离去。陆励成大步跑着从后面追上来,“回家吗?”

“我要先去买几罐咖啡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“研究治疗心病的资料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