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十五章:回家____(1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我周末回家,过着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米虫生活,正打算和老爸老妈商量春节怎么过,没想到他们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意外。

“蔓蔓,你能照顾好自己吧?”老妈的疑问句下,潜台词已经很明显。

我只能盯着他们的机票点头,“能照顾好。”

老妈拿着件泳衣问我:“你看我穿这个可好?”

我依旧只能点头,“很好!”

老妈把自己的泳衣放进行李箱,又拿出一件同花色的泳裤给我看,“这是我给你爸爸买的,挺好看的吧?”

“好看!像情侣装。”

老妈得意地笑,“这叫夫妻装。”

我把机票翻来覆去研究半晌后,终于确定一切都是真实的,“妈,你们要去东南亚玩,怎么也不事先告诉我一声?”

老妈给了我一记白眼,“人家电视上说要追求生活的惊喜,这是我给你爸爸的惊喜,干吗要告诉你?”

我郁闷,“那春节我怎么办?”

妈妈一边叠衣服,一边不阴不阳地说:“你怎么办,我怎么知道?老李的丫头和你一样大,春节和老公一块儿去欧洲玩,人家就怕节假日不够,可不像你,还会嫌节假日多。前段时间刚看你有点儿起色,结果最近又没消息……”

这个话题上我永远说不过她,只能赶紧转移话题,“那好吧!亲爱的老妈大人,我举双手加双脚支持你们去东南亚欢度第二次蜜月还不行吗?”

妈妈笑眯眯地说:“我和你爸爸第一次出国,你过来帮我看看还需要带什么?”

我过去帮她检查装备,“妈,总共多少钱?我来出吧!到了路上,想吃的、想玩的,都不要省。你女儿我虽然没有大出息,去一趟东南亚的钱还是有的。”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,一个月的退休工资总共三千多块钱,本来家里还是有些积蓄的,但是爸爸大病一场后已经全部清空。我买房的时候,全是靠自己的积蓄,所以首付少,月供高,为了这事,爸爸暗地里叹了很多次气。

妈妈还没回答,刚进屋正在脱鞋的爸爸就发话了:“你好好供你的房子!我和你妈知道怎么花钱。”

妈妈也开始唠叨:“是啊!蔓蔓,爸爸妈妈虽没能力帮你置办嫁妆,照顾自己的能力还有,你就不要瞎操心。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找个男朋友,赶紧结婚。等你安定下来,你爸和我的一块心病也就放下了。那个宋翊……”

“小茹!”爸爸叫妈妈的名字,打断她的唠叨,“好了,好了,明年咱家蔓蔓肯定有好运气。”

我不敢再多说,只能低着头帮他们收拾行李,每一件东西都用中英文注明姓名和联系电话,以及我的联系方式,作为紧急联系方式。

妈妈小声对爸爸说:“我听说泰国的寺庙求婚姻很灵验的,我们要不要准备些香火?要不然到了寺庙门口再买,只怕贵得很!”

老爸用胳膊肘推她,妈妈偷偷看了我一眼,不再说话。

大年二十七,我请了半天假,去送老爸老妈。老妈特意做了新发型,老爸戴着一顶白色棒球帽,两个人都特意气风发。旅行团里还有不少老头老太太,但我怎么看都觉得我爸妈最好看。

我特意找导游说话,把一张四百元的雅诗兰黛专柜礼品卡连着我的名片一块儿递给她。小姑娘快速瞟了一眼,立即收下,满脸笑容地让我放心,一定会照顾好我爸妈,让他们有一次难忘的旅游经历。

出了机场,我长舒一口气,只觉得北京又大又空,未来将近十天的假,我是真不知道怎么过。

晚上,麻辣烫叫我出去吃饭,我拒绝的借口还没想好,她已经吐出一连串的话:“我给陆励成打过电话,他已经同意了,你老板都不打算加班了,你也少卖点儿命。”

我只能和陆励成“甜甜蜜蜜”地赴宴。麻辣烫看到我,二话没说,先给我一瓶啤酒,“你现在架子越来越大了,约你出来吃顿饭比登天还难!”

我打开啤酒,一口气喝了半瓶,麻辣烫才算满意。

“你最近究竟在忙什么?你爸妈都不打算在北京过春节了,也不需要你帮忙准备年货呀!”

我指指陆励成,“问他!”

麻辣烫估计已经知道陆励成和宋翊的尴尬关系,所以牵涉到工作,她也不好多问,只能鼓着腮帮子说:“再忙也要过年吧!”

我说:“明天东西应该就能全部做完,下午同事们就开始陆续撤了,回老家的回老家,去旅游的去旅游。”

“你呢?”麻辣烫眼巴巴地看着我。

“我?我就吃饺子,看春节晚会。”

麻辣烫从鼻子里出了口气,表示极度鄙视,“和我们一起去海南玩吧!机票、酒店都没问题。”她把酒店的图片拿给我看,细白的沙滩、碧蓝的海水、火红的花、侍者穿着飘逸的纱丽笑容可掬地欢迎我。

麻辣烫翻到内页,“看到了吗?这家酒店的游泳池连着海,到时候北京天寒地冻,我们却在海边晒太阳、喝鸡尾酒、点评美女帅哥,晚上就着月光去海里游泳。蔓蔓,我们以前可是说过一起去海南潜水的。”

我瞟了一眼宋翊,他脸上挂着千年不变的微笑。我低着头,装作专心看宣传图册,心里盘算着怎么拒绝麻辣烫。

麻辣烫见我不说话,又去做陆励成的思想工作,“怎么样?四个人一起去玩,会很有意思。”

陆励成微笑,“我很想去,但是我已经答应家里今年春节回家过。农村很注重春节传统,家里的祭祖,我已经缺席两年了,今年不能再缺席。”

“啊?”麻辣烫先失望,继而不满,“那蔓蔓呢?如果我们不叫她去海南,你就打算留她一个人在北京呀?你也太过分了吧!幸亏蔓蔓还有我们……”

我心里一动,立即说:“当然不是了。其实……其实……我是和他去他家里吃饺子、看春节晚会,只是……只是刚才没太好意思说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