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十二章:告别____(2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我朝她微笑。麻辣烫苦笑起来,眼光却是看着另外一个人,“这……这你们也算认识了吧?”

我笑,“我们本来就认识呀!”麻辣烫愣住,我轻快地说,“宋翊没有告诉你他在MG工作吗?是我的上司呢!如今我可找着靠山了。”先发制人永远比事后解释更有说服力。

“MG?”麻辣烫愣了愣,笑容似乎有点儿苦,“又不是相亲,还需要把车子、房子、工作、工资都先拿出来说一通?我不关心那些!”

我点头,心里一片空茫,嘴里胡说八道,只要不冷场,“是啊!我去相亲时,还有个男的问过我‘你父母一个月多少钱,有无医疗保险?’”

麻辣烫笑着摇头,“真是太巧了!宋翊,你有没有得罪过我家蔓蔓?”

宋翊没有说话,不知道做了个什么表情,麻辣烫嘴角微微一翘,微笑地睨着他说:“那还差不多!”

我一直不敢去看他,我怕一看到他,我的一切表情都会再次崩溃。我的眼睛只能一直看着麻辣烫,凝视着她的巧笑倩兮、美目盼兮,千种风情,只为君开。

我站了起来,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“要我陪你去吗?”

“不,不,我自己就可以了。”

我匆匆扔下麻辣烫,快步走着,等他们看不到了,猛地跑起来。

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那些拥抱、那些话语、那些笑声都是假的吗?我只是去了美国一个月,可感觉上如同我做了一次三十年的太空旅行,我的时间表和他们都不一样了,等我回来,一切都已经沧海桑田、物是人非,只有我还停留在过去。

一只手抓住我,“你打算穿着这个跑到寒风里去?你的外套呢?”他的手强壮有力,我的身子被带入了他的怀中。

我这才发觉自己泪流满面,连眼前的人都看不分明,我急急地擦着眼泪,“我要去洗手间的,我只是去洗手间的……”

眼前的人渐渐分明,竟是陆励成。而我竟然站在酒店的门口,进门的客人都看向我,被他冷冷的目光一扫,又全都回避开来。

他扶着我转了个方向,带着我穿过一道走廊,进入一条长廊,已经没有客人,只有我和他。他推开一扇门,里面有沙发、桌子、镜子,一个白衣白褂的人立即恭敬地走上前,陆励成给他手里放了一张钱,“这里不用你服务。”

侍者立即回避。陆励成扶着我坐到沙发上,“这是私人卫生间,一切随意,如果想大哭,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。”

我默不作声地捂住了脸,眼泪顺着指缝不停地往下流。七年前,我曾以为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痛,可现在才知道,我虽然频频在梦中哭醒,却没有真正被摔痛过。我就如同一个站在悬崖底下的人,只是因为渴望着能够爬到悬崖上,因为得不到而难过。而现在,我一点点地艰辛地爬上悬崖,终于站在了梦寐以求的地方,可是,没想到就在我最欢喜的时候,却一个转身间就被狠狠地推下悬崖,粉身碎骨的疼痛不过如此。

我哭了很久,伤心却没有丝毫减少,脑袋里昏乱地想着:为什么?为什么?又在刹那间惊醒——我不能这么一直哭下去。我扑到洗手台前,看见自己妆容残乱,两只眼睛红肿。我赶紧洗脸,又拿冷水不停地刺激眼睛,却仍然很明显。

陆励成一直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吸烟,见我拿自己的脸不当脸折腾,实在看不下去了,“你要不想人发现,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回家,睡一觉,明天自然就好了。”

我没有说话,只是对着镜子练习笑容。微笑,对,就这样微笑!没什么大不了,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,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。天涯何处无芳草,三步之内必有兰芝……宋翊……

胸口骤然一痛,我的眼泪又要涌出来,闭上眼睛,深深地吸气。苏蔓,将一切的一切都遗忘,唯一需要记住的就是:今天是你最重要的人最快乐的日子!

我挺直腰板,带着微笑走出了洗手间。

大厅里,灯正红,酒正绿,人间还是姹紫嫣红,我心已万古荒凉。

刚到走廊尽头,我就看到麻辣烫扑过来,一把抓住我,“你去了哪里?你要吓死我吗?我以为你又晕倒在哪里了。”

“就是去了洗手间。”

麻辣烫盯着我说:“你撒谎,这一层共有两个洗手间,我一个个全找过了。”她的眼睛里有恐惧和慌乱,“苏蔓,你别在我面前演戏,老娘在人前演戏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!你告诉我,宋翊是不是他?”

麻辣烫以为自己很镇静,其实她抓着我的手一直在轻轻发颤。

我笑着,“什么他?哪个他?”一颗心却在冰冷地下沉,我们两人中至少应该有一个幸福。

“你的冰山!是不是宋翊?你去MG是不是为了他?”

我仍在努力地笑着,可微笑僵硬得就像一个面具,“你神经病!我喜欢的另有其人。”

“那你怎么解释你今天的反应,还有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哭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该怎么解释?

我和麻辣烫一个尽力微笑,一个好似冷静,身子却都在发颤。

“打扰一下。”陆励成站到我身后,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微笑着对麻辣烫说,“许小姐,我想我可以替她解释一下她刚才在哪里,因为我经常在这里请客户吃饭,所以在这儿有一个私人洗手间,她刚才在我的私人洗手间里。”

“励成?”麻辣烫的脸竟然一下子绯红,有些无措地说,“陆……陆先生,你也在这里?”

陆励成笑着说:“至于她为什么会哭,我想许小姐应该能猜到原因。不过,现在已经雨过天晴了。”

麻辣烫连耳根都红了,尴尬得看都不敢看我一眼。

陆励成微笑着弯下身子,在我耳边说:“要我送你过去吗?”

我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,立即点头。他微微曲起右胳膊,我挽住了他的胳膊。他笑着对麻辣烫说:“请!”

麻辣烫看看我,看看他,咬着嘴唇,幽幽地说:“陆先生可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陆励成含笑说:“人生中有很多意外。”

麻辣烫在前面领路,到了桌子边,宋翊也刚回来,一看到她就问:“找到她了吗?”

麻辣烫指指身后,宋翊这才看到我们,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。陆励成微笑着上前和他握手,“我那边还有朋友等着,先把苏蔓交给二位照顾,我晚一点儿再过来。”

宋翊看着我,没有说话,麻辣烫讥嘲道:“得了吧!让我们照顾她,至少不会让她变成一个泪人,是我们不放心你!”

陆励成笑着替我拉开椅子,让我坐下,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躬着身子,在我耳边小声问:“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

我点点头。他直起身,向宋翊告辞,转身离去。

侍者见我们三个人终于都到齐了,立即开始上菜。我们低着头,各怀心事地吃着。麻辣烫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时,咬着唇问我:“陆励成,是不是他?”

我呆呆地看着她,脑子里转不过来她在问什么,她气得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“冰山呀!是不是他?”

我只能点头,还能有更合理、更天衣无缝的解释吗?

麻辣烫鼓着腮帮子,似乎又是气、又是恼、又是羞。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事情哪里不对劲儿,“你怎么认识陆励成?”

麻辣烫眼中闪过几丝尴尬和羞愧,用笑意掩饰着不安和紧张,“北京城能有多大?他又不是国家主席,认识他有什么奇怪?”

我低下头,默默地往嘴里塞东西,虽然胃里如塞了块硬铁,但不想说话时,掩盖不安的最好方式就是埋头大嚼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