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十二章:告别____(1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星期一上班时,我仍然没有任何宋翊的消息,去问Karen,她也满脸不解,说自己一无所知,宋翊从离开北京到现在一直没有和她联系过,甚至连去新加坡都没有告诉她。

我终于再也克制不住自己,找了个借口去见陆励成。

我拿着一堆不甚紧要的文件请他签名,他没有任何表情地把所有文件签完。我拐弯抹角地试探:“老是麻烦你签名,真不好意思,不知道Alex究竟什么时候能回来,你上次说就这两三天,已经三天了。”

他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盯着我,“你很关心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不,不!”我手背在后面,绞来绞去,“我就是随口一问,大家都有些工作必须等着他回来处理。”

陆励成沉默地盯着我,眼睛里流转着太多我完全看不懂的思绪。在他的目光下,我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透明人,似乎我心里的秘密他都一清二楚。我不安起来,匆匆抱起文件,“您忙,我先出去了。”

手已经搭在门把手上,听到他在我身后说:“应该就这一两天回来。”

我的脚步顿了一下,赶紧走出他的办公室。

就这一两天,那究竟是今天,还是明天?我给宋翊发短信,请他回到北京后尽快和我联系,我很担心他。我希望他一下飞机,打开手机,就能收到我的短信。我的日子在焦躁不安的等待中度秒如年。

星期二下午我接到麻辣烫的电话,她的声音甜得要滴出蜜来:“蔓蔓,今天晚上出来吃饭吧,我想你见见他。”

我把自己的愁苦压下去,尽量分享着她的幸福,“好!”

她细细叮嘱了我见面地点和时间,还特意告诉我是一家高级会所,要求我下班后换一套衣服。我知道这次麻辣烫是绝对认真和紧张了,笑着打趣她:“如果他不喜欢我,怎么办?我们两个,你选谁?”

麻辣烫悍然说:“不会,他肯定会喜欢你。”

“我是说万一呢?你要知道两个好人不见得就是两个投缘的人。”

麻辣烫沉默着,好一会儿,她才说:“不会!你们两个一定会投缘。你是我的姐妹,我们说过是一生一世的朋友。我会爱他一生一世,也会爱你一生一世,所以,你们一定能投缘!”

她的声音紧绷得如快断的弦。

真是关心则乱!竟然聪明洒脱如麻辣烫都不能例外。我再不敢逗她,向她郑重保证:“不要担心,我们会投缘的,因为我们至少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——都爱你,都要你快乐。”

我穿了一件最昂贵的衣服。这件衣服是离开美国前买的,本来打算要穿给宋翊看的,现在只能让麻辣烫先占便宜了。

紫罗兰色的真丝,贴身剪裁,腰部宽宽地束起,下摆自然张开,领口开得稍低,用一圈同色的镂空紫色小花压着,香肩就变得若隐若现。再配上珍珠项链和耳环,镜中的人倒也算肌肤如雪、明眸皓齿。

我想了想,又拿出一只碧玉手镯戴在手腕上。虽然与别的首饰不协调,但是这个玉镯有特殊的意义,我希望它能见证今天晚上这个特殊的时刻。

我特意用了艳一点儿的唇彩,将心中的不安都深深地藏起来,只用微笑和明媚去分享麻辣烫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。

漆木的地板,水晶的吊灯,男子衣冠楚楚,女子衣香阵阵。

迷离的灯光中,我穿行在一桌桌的客人中,如一个即将要参加姐姐婚礼的人,紧张与期待充盈于心中。

我远远地看见麻辣烫他们,也许应该叫许怜霜。她一身苏绣短旗袍,夸张的水晶坠饰,典雅中不失摩登,腕子上却没戴水晶,而是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碧玉镯。我心中一暖。

她正侧着头笑,手无意地掠过发丝,碧玉镯子映出的是一张如花娇颜,还有眼中满载的幸福。

那个男子背对着我而坐,还完全看不清楚他的面貌,但是,这一刻我已经决定要喜欢他,只因为他给了麻辣烫这样的笑颜,任何一个能让女人如此笑的男子都值得尊重。

麻辣烫看见我,欣喜地站起来,半是含羞,半是含笑。我微笑着快步上前,那个男子也站了起来,微笑着回头。我和他的动作同时僵住。

“宋翊,这就是我的好朋友,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苏蔓。苏蔓,这位是宋翊。”

我的眼前发黑,膝盖簌簌地抖着,人摇摇晃晃地向地上倒去。宋翊一把抱住了我,侍者赶紧拉开椅子,让我坐下。我只觉得天旋地转,整个房顶上的吊灯都在我眼前闪烁,闪得我眼前一片花白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“蔓蔓,蔓蔓,你别吓我!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……去……去叫的士,我们立即去医院……”

麻辣烫的手紧紧地抓着我,她腕子上的碧玉镯子和我腕子上的碧玉镯子时不时地碰在一起,发出脆响。

“这对碧玉镯子,我们一人一个,一直戴到我们老,然后传给我们各自的女儿,让她们继续戴。”

“如果我生儿子呢?”我故意和她唱反调。

“那就定娃娃亲,两个都让女孩儿戴。”

“如果你也是儿子呢?”

“那就让两个媳妇结拜姐妹,敢不亲密相处,就不许进我家的门。”

我大笑,“小心媳妇骂你是恶婆婆。”

……

她送我镯子的情景仍历历在目。我是独生女,麻辣烫也是独生女,在这个偌大的北京城里,她不仅仅是我的朋友,还是如我父母一样的亲人,我们一同欢笑,一同受伤,一同成长,一同哭泣。

凌晨四点半,我做了噩梦时,可以给她打电话,她能在电话里一直陪我到天明;我不能在父母面前流的眼泪,都落在她面前,是她一直默默地给我递纸巾;在地铁站,我被一个太妹推到地上,我看着对方的红色头发、银色唇环、挑衅的眼神,敢怒不敢言,是她二话不说,飞起九厘米的高跟鞋,狠狠踢了对方一脚,拉着我就跑。

这世上,能为别人两肋插刀的人几乎绝迹,可我知道,麻辣烫能为我做的不仅仅是两肋插刀……

四年多了,太多的点点滴滴,我不能想象没有她的北京城。

我反握住她的手,“我没事,不用去医院,大概是中午没吃饭,所以有些低血糖。”

要去叫计程车的侍者听到后立即说:“我去拿一杯橙汁。”

麻辣烫吁了口气,“你吓死我了!一瞬间脸就白得和张纸一样。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