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四章:愤怒____(1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网络上进展良好,我开始期盼我和宋翊的见面,觉得我们会有一个和以前绝对不一样的“初遇”。

办公室里调走了几个人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明显感觉到氛围越来越紧张,不少同事在窃窃私语。我是新来的,无党、无派、无人搭理、我也不搭理人,埋头做自己的事情就好。我并不担心宋翊,对他,我有莫名强大的信心,没有原因、没有理由,只是多年的相信已经成习惯。

我小小的快乐在白日偶尔看见他的身影里,在偶尔看见的他的一个签名里,大大的快乐在晚上,在漫无边际地胡扯闲聊里。

本以为,这样平静安乐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,直到我计划好和他的美丽相遇。

“Armanda!”

“Armanda!”

……

Young连叫了好几声,我才反应过来是叫我,对新的英文名字一直没有适应,给同事的解释是以前在国企,不习惯用英文名字,同事们都很接受我的解释,只是某些眼神需要忽略。

“对不起!没反应过来是在叫我,你们不是在开会吗?”

Young很温和地一笑,表示理解,“我回来拿点东西,Helen本来要来通知你去参加会议,我正好回来,所以带个话。”

“啊?哦!好!”

我只负责员工费用报销的初次审核,属于非核心业务,他们却都是公司的精英,我似乎和他们的会不搭边吧?虽然心中不解,但还是乖乖拿起笔和记事簿,跟着Young走。

我看着她玲珑的背影想,同一个办公室的时间也不算短了,可我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,估计她也不知道我的,如果她离开公司,更换了英文名字,我和她会立即变成陌生人。外企通过英文名字好像将大家都平等化、朋友化了,实际上却是疏离化、陌生化了。

路上碰到Linda,她刚从洗手间吐出来,两个月的身孕,正是壬辰反应最厉害的时候,她的反应又尤其强烈,我和Young向她打招呼,她只微点了下头,就仰着下巴,大步赶到我们前面去。Linda是我们的一个主管,听说业务知识一流,只是不太好相处,不过,上司都不好伺候,大姐在很多人眼中也是不近人情的老处女。

我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走进会议室。刚推开门,就瞄到一个最不想瞄到的人,下意识地想夺路而逃,镇定了半天,才战战兢兢地走进去。天哪!这人为什么在会议室?坐的位置还挺特殊。虽然他已经承诺过彼此是陌生人,他看着也不像会食言的小人,不但不像小人,还神冷气清,威严内敛的样子,可我就是害怕呀!大概这就是做了亏心事的人的通病。

我缩到最角落里的位置,希望他没有看到我。

没有看到,没有看到!我对着记事簿喃喃自语,都不知道我究竟是在祈祷,还是在催眠自己。催眠了半天,仍然没有办法让自己忽略他,忍不住斜着眼睛偷偷去打量他,他头微微一侧,面无表情地直直看向我,两人的视线竟撞个正着,我的心咚的一跳,做贼心虚,立即低下脑袋,完了!看来祈祷没起作用。

主管讲完话后,那个“陌生人”开始讲话,我终于按奈不住好奇心。在记事簿上写了句“讲话的是谁?”把记事簿悄悄推到Young面前,她看到记事簿上的话,侧头看我,目光中有震惊和不能置信,我只能傻笑。

“陌生人”前面好像是在总结一个已经做过的东西做得如何如何,反正我没参加,和我没关系,他后面好像在说一个即将要做的东西如何如何,反正我不会参加,和我也没关系。

没关系呀,没关系!我开始走神,神游了一圈后,偷偷瞄Young,看她究竟什么时候肯回答我的问题,她却听得全神贯注,完全不理会我。

会议室里突地一静。

不是说之前不安静,之前也很安静,之前的安静是没有人说话、专心倾听的安静,现在的安静,类似于没有人呼吸的安静,连我都感受到空气的异样,只有那个讲话的人好像感受不到任何异样,仍旧在表扬着Linda之前的优异表现。大家的视线都在我脸上巡查,Linda更是好像要直接从我脸上钉出两个血洞的样子,我却傻笑着,满面不解地看大家。天哪,谁能给我解一下惑?

“陌生人”好像看穿我的心思,不紧不慢地重复了一遍刚说过的话,“这个项目本来是Linda负责,但是为了照顾Linda目前的身体状态,项目又要限期完成,时间紧迫,所以这个项目将由Armanda负责。”

Armanda?那好像是我?Armanda!那就是我!

“我不行!”我未及深思,就站起来大声反对。

会议室这下真的安静了,连“陌生人”都不再说话,只是盯着我。Linda嘴边抿着丝冷笑,双手抱在胸前,一副看好戏的神情,Young的眼睛里有同情,更有不赞同,在所有人的视线下,我开始紧张,磕巴地说着理由,“我刚来,不熟悉,我经验不足,我,我不会,反正我不行。”

陌生人看了一眼表,简单地下令,“先吃中饭,一个小时后回来。”

同事们立即拿起自己的东西向外涌,Young悄悄把我的记事簿推回我面前,随着人流走出了会议室。不一会,会议室里只有我和他隔着椭圆形的大桌,一站一坐,彼此虎视眈眈。

看会议室的门关上了,我咆哮起来,“喂!你这人做人太没道义,为什么要陷害我?你知道不知道,全办公室的人都会讨厌我,我一个新人,有什么资格负责项目?我哪里得罪你了?当时,是你亲口承诺过我们是陌生人的,你为什么要出尔反尔,太小人了吧!”

他没理会我的嚣张,轻踱着步子走到我面前,拿走了我的记事簿,看到上面我问Young的话,他的表情也很有些吃惊,随手拿起我的笔,在下面写出自己的中文和英文名字:陆励成,ELLIOTTLU。

“FreyaSu,不要告诉我,这个名字你没听说过。”他的眉目间有隐藏的自信和霸气。

我的嚣张气焰瞬间全无,软坐到椅子上。天哪!怎么会这样?我怎么碰到这个魔头?我以为是好运气时,原来撒旦正在头顶对我招手微笑,说Hello。

沉默了很久,我尽量谦恭地说:“Elliott,公司里能人很多,我的能力有限。”

“Linda的状态,你应该能看到,一天的时间不是在卫生间吐,就是在去卫生间吐的路上,Susan和Peter被AlexSong调走,我现在手头没可用的人,可项目必须完成,而且必须成功地完成,我对ManagerSu的能力很有信心,这个项目涉及企业财务状况的评估和建议,恰好是你的专长。”

他的语气半解释,半警告,我梗着声音说:“如果我完不成呢?”

他微笑,“你完不成,我的日子会有一点点不太好过,而你恐怕要考虑转行业了,最好连中文名字都改一下。”

我掩着脸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答应他,就变成了他的盟友,等于和宋翊站在对立面,不答应他,我绝对相信“苏蔓”这两个字就会等同于大骗子,将来不要说北京,就是整个中国的金融圈都不用混了。

究竟是做宋翊的敌人,还是做被宋翊唾弃的骗子?

陆励成虽然眼中很不解,但对我的挣扎无动于衷,只是静等着答案。

金融圈子里因为诱惑太多,所以营私舞弊盛行,可就是这个盛行营私舞弊的泥潭却最恨营私舞弊,一旦曝光,都是严惩不怠,如果我真被揪出来,再加上陆励成的手段,我这辈子的职业生涯肯定完全葬送,也许最后我连做被宋翊唾弃的骗子的资格都没有。我犹豫再犹豫,挣扎再挣扎,终于妥协,“就这一次!”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