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三章:快乐____(4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周五的晚上,我一直在电脑前等到深夜十二点,他才上线,看到我仍在线,他有些吃惊,和我道歉,说工作上有些急事,周末去不了。我说没关系。之前一直盛传的中国的能源垄断××大国企要在海外上市的消息有渐渐确实的倾向,这个周整个公司不停地在开会,显然,公司打算拿下中国的这个超级大客户。

他问我在做什么,我不敢说自己一直在等他,随口说自己在看小说

“什么小说?”

“言情小说。

他笑,“还相信白马王子的故事?”

我也笑,避重就轻地回答,“有梦总是好的。”

他似仍有歉意,非常主动地和我聊着天,“什么样的故事?”

我有些傻,显示屏上是天涯的八卦贴,上海房价居高不下,八零后的房奴生活,地中海的蜜月之旅。

嗯……什么样的言情故事?

“就是一个女孩子暗恋一个男孩子的故事。”

“她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“她不敢。”

“为什么不敢?她告诉男子,不外乎两个结局,男子接受她,他俩在一起,男子不接受她,他俩不在一起。她不告诉男子,结局就是他俩不在一起,结论显然是她告诉他的做法更对。”

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话语,我从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问题,原来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,这个问题可以如此简单,但是真的可以像选投资计划一样简单吗?

我的长久沉默,让他想到了别处,他客气地说:“不打扰你看小说了。”

我立即回复:“我这会没在看,我刚在思索你的话,觉得挺有意思的,我看小说的时候没这么想,就是觉得挺同情女主的。你要休息了吗?”

“今天思考了太多东西,早上一起来就在不停灌咖啡,身体已经非常疲惫,大脑却无法休息,我不想再看到任何和工作有关的事情,想看会电视,却发现看不下去,不是穿着麻袋布片的武侠剧,就是秃着半个脑袋的辫子戏。”

我对着电脑乐,“我给你讲一个睡前故事吧!”

“好!是happyending吗?”

“不知道,作者还在连载。现在很多人在网络上贴故事,有点像以前的报纸连载,好处是不用经过编辑审核,作者可以忠实地表达自己想表达的,缺点是没编辑把关,很多都是坑,没有结局的。”

“?那你也只能连载?”

“?讲得太多,你也没时间听呢!”

“很长的故事?”

“一千零一夜。”

他大笑,“不要紧张,你即使讲得不好,我也不会砍你脑袋。”

我对着电脑幸福地微笑,如果你是我的国王,我宁愿冒着被砍脑袋的风险,也愿意做那个阿拉伯女子。

我和他在调侃中,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。我无比感激发明网络的人,因为一些看不见的线,在这个深夜、孤单的我们能相互陪伴。

我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,不知道踢足球时,足球正中过我的太阳穴;不知道他每一次的篮球赛,我都没有缺席;也不知道因为他的一句“我在清华等你”,我追逐着他的步伐,奇迹般地考进了清华……

但是,没有关系,我感谢上天,给我这个机会,让他和我一起静静地从故事的最开头再开始一遍。一千零一夜是一段很长的时间,我希望等我的故事讲完时,我和他也能如国王与阿拉伯少女一般“从此后,幸福地生活在一起”。

~~~~~~~

自从那天起,我每天都会上网守着MSN,不管宋翊任何时候上线,总能看见我。毕竟是一个高中、一个大学出来的人,我们之间有无数可以说的话题,而且更重要的是,这个世界上,除了他的父母,我相信再没有人比我关注他时间更长,我知道他喜欢读的书,喜欢的体育活动,喜欢的食物,更知道他讨厌的书,讨厌的体育活动,讨厌的食物。我去过他去过的地方,看过他看过的书,听过他听过的歌,做过他做过的事情,很多时候他刚开头,我就能把他想说的话全部接完。

我们聊童年的事情,聊少年的事情,聊大学的事情,也会聊现在的事情,谈一本书,谈一部电影,谈一首音乐,连他自己都惊讶,曾和我说:“我怎么觉得我和你好像已经认识很多年,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我都不能相信。”我对着电脑屏幕微笑,我们的确已经认识很多年了。

一个周末的晚上,我们从李白、杜甫谈到古龙、金庸,从浪漫主义谈到写实情怀,纵横中国文化几千年,痛快淋漓处,我告诉他,真想听关东大汉高喝一声“大江东去”,他大笑。

我们聊得忘记了时间,等惊觉时,已经凌晨四点多,他非常惊骇,笑说,“要赶紧睡了,除了大学时和哥们拼酒,从来没和人聊天聊这么久,聊得竟然忘了时间。”

我却突然发了疯,问他:“马上就要日出,可不可以一起看日出?我的阳台正好向东。”

他爽快地答应了,也站在面向东面的玻璃窗前,我们两个在不同的地点,却同时目睹了太阳照亮这个城市的一刻,眺望着一栋栋大楼被朝霞染成橙色,俯瞰着一条条长街被朝阳唤醒,我的心充满了希望。那一刻,我觉得我离他很近,我觉得这座城市很美丽。

渐渐地,我们有了一种默契,虽然没有约定,可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闲聊几句,然后我讲一段一千零一夜的睡前小故事,我也不知道他会否觉得故事无聊,其实很多时候,都不能算是故事,只是我曾经的一些心情,暗恋中的痛苦焦灼忐忑不安,反正他没有罢听,我就死皮赖脸地继续讲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