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二章:辞职____(1)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

介绍人婉转含蓄地向老妈转述了对方不想高攀我的想法,老妈虽然被拒绝,竟然没生气,反倒一遍遍地安慰鼓励我,“蔓蔓,虽说咱年龄大了一点,可咱也不能自暴自弃,那个宋什么……”

“宋翊!”

“那个宋翊可真不行!婚姻不是儿戏,一辈子的事情,不能太将就,再说,你现在就是年龄困难一点,别的都不困难,你心理压力不要太大,不要着急,咱慢慢找。”

我一脸痴呆地看着老妈,宋翊究竟和介绍人说了些啥?要如何自我贬低、自我践踏,才能让老妈生出我要贱价出售的想法?

老妈以为我在为自己嫁不出去心里难受,卯足力气逗我开心,晚饭时红烧鱼、糖醋小排骨、桂花酒酿,老爸和我聊茶经、聊足球、聊象棋。两年来第一次,我家的饭桌会议远离了我的终身大事,这本来是我做梦都想的事情,可现在我不知道自己该笑该哭。

父母靠不着,只能靠朋友,我把手头的天地线全部发动起来,绕了十八道弯,撒了二十四个弥天大谎,答应了无数丧权辱国的口头条约,终于,星期一中午十点多,宋翊的背景资料被传真过来。

姓名:宋翊

性别:男

年龄:29或30

教育背景:

美国伯克利金融工程

中国清华经管学院

……

我正憋着股气,盯着传真纸逐字研究,桌上的电话猛地响起来,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,定了定神,才敢接电话。

“您好,我是……”

大姐的声音掐断了我例行公事的客套,“苏蔓!你在干什么?我刚进办公室就接了三个电话,说我们公司会有人事变动,猎头公司都已经开始行动。我倒奇怪了,有这么大的变动,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”

大姐姓林、名清,既是我的顶头上司,也是我的学姐,高我六届,从我进公司起,就受到她的照拂,我能坐到今天的位置,军功章里绝对有她的一大半。

难怪大姐要打电话质问我,一个大公司的高层变动不仅对本公司会产生深远影响,对整个业界而言也有可能是一场地震。我没想到自己的个人行为竟然带来这样的后果,或者更应该说宋翊在业内太受关注,只是打听一下他都会掀起轩然大波。

“对不起!我想找一个人的资料,纯粹是私人原因,没想到会被外界传成这个样子。”看来我的谎言早已经被人一眼看穿,只不过他们推测的真相比谎言更荒谬。

五年的关系毕竟不同一般,大姐对我这个真实却单薄的解释全盘接受,果断地下令,“我不管你如何处理私人恩怨,但是不要让它们影响你的事业,尤其不要影响到公司。”

我还没说话,电话里又传来电话铃声,大姐立即挂断电话。

我坐在桌前、盯着传真纸发呆,半个小时后,发觉自己仍盯着那页薄薄的传真纸发呆。

“今年年初,传闻MG大中华区的总裁会退休,MG内部有小道消息说会是中国大陆背景的陆励成接任,可业内传闻美国总部倾向于有西方背景的中西方文化混血,会派一个人回来,却一直未见实施,直到两个月前,宋翊突然被派驻到北京,听说此人精明冷静,在华尔街时,被人称为来自东方的鳄鱼。”

小道消息!传闻!听说!在一贯要求信息精确度的金融圈,这都是什么词语?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人的背景,肯定要怀疑这页传真纸出自香港狗仔队的手。

我重重叹了口气,MG的人事变动非同小可,想必在业内早被传得沸沸扬扬,我竟然什么都没听说过,难怪麻辣烫老骂我没胸也没脑。

我这个状态,坐在办公室里也做不了事情,索性出门,拿起手袋,编了个借口溜出了办公室。

我沿着马路慢慢走着,星期一的早晨,人人都在为生计奔波,身旁经过的每个人似乎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每跨出一步都充满了力量和希望,只有我在焦灼不安地迷茫着。我知道他在那里,可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走到他面前,让他看见我。

四十五分钟后,我站在街道一侧,隔着川流不息的马路,遥望着MG的大楼。

大学刚毕业时,这个公司是我职业的梦想,可它当年才刚开始在中国大陆拓展业务,整个大陆区只招三个人,我的简历投出去,连面试机会都没有得到。

电梯门打开,熙攘的人群向外涌来,我这才惊觉,已是午饭时间。

左右一看,躲进了一个二楼的咖啡店。虽是午饭时间,人却很少,大概因为只卖咖啡、蛋糕和三明治,价格又昂贵得离谱。

我用视线搜寻着一个可以直接从玻璃窗看到对面大楼的最佳位置,可是最佳位置上已经有人。

我站着发了一小会呆,终是厚着脸皮走上前,“先生,我能坐这里吗?”

埋首于一份报纸前的男子抬头,眉目间颇有不悦,目光扫向空着的桌椅,暗示意味很一清二楚。

我用最可怜兮兮的声音说:“我就坐一小会。”

他不为所动,一边低头,一边翻报纸,“不行。”

“我不会说话,不会发出任何声音,我只是想借用一下这扇窗户,我保证,绝对不会打扰您!”

“不行。”他头抬都不抬,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千里的冷漠。

“拜托!拜托!您一看就是个好人,请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吧!”

我瞪大眼睛,双手握拳合起,放在下巴下,不停地鞠躬。这招是我从日本动画片学来的,是我对老妈和麻辣烫的终极武器,几乎百试百灵,用麻辣烫讽刺我的话说“学什么不好?学人肉麻!幼稚!”肉麻是肉麻,幼稚是幼稚,但无往而不利。

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