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时光——爱情小说吧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小说 > 最美的时光 >
更多

第一章:相亲____(1)

回目录下一篇

他正徐徐穿行过阳光,穿行过七年的光阴,向我走来。在他身后,纷飞的是樱花,坠落的是我的心。

被麻辣烫的电话吵醒时,正在做春梦。

梦里我二八年华,还是豆蔻枝头上的一朵鲜花,那个水灵劲,嫩得拧一下,能滴出水来。

我站在操场边看他打篮球,篮球打偏了,滴溜溜地飞到我的脚下。他大步跑着向我冲来。

白色的球衣,古铜的肤色。

头发梢上的汗珠,随着奔跑,一滴滴飞舞到空中,在金色阳光照射下,每一滴都变成了七彩的宝石,我被那光芒炫得气都喘不过来。他向我伸出双手,没有捡篮球,却抱住了我。他的头缓缓俯下来,那样一张英俊的脸在我眼前缓缓放大,我血上涌,心加速,就要窒息得晕过去,身子幸福地颤抖着……

“我爱你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……”

我没听见,我没听见,就像聋子听不见!我很努力地精神催眠,可是他显然不配合,身影消失了。

就差0.1cm,0.1cm!

我闭着眼睛运了半天的气,才没好气地摸出手机。

我还没“喂”,麻辣烫已经先发制人,“你丫干嘛呢?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?我还以为你掉马桶里了!快点出来,陪我去逛街。”

这世上除了我爹妈,敢这么对我叫嚣而不用担心生命安全的人只有她了。

“我刚醒,等我冲个澡,四十五分钟后老地方见。”

挂下电话,摇摇摆摆地晃进卫生间,莲蓬头下冲了几分钟后,才算彻底清醒。想着梦里的情景,忍不住仰起脖子,一声长长的哀嚎。

“啊!”

这么多年,春梦常常做,可我的狼欲从没有得逞过,总是不是这个意外,就是那个意外。刚开始,我每次都在他刚抱住我的时候就晕过去,然后梦就醒了,后来,我不晕倒了,我在他要吻我的时候,下意识地闭眼睛,结果眼睛刚闭,梦就醒了。

下一次,我一定要在他刚抱住我的时候,就主动“献唇”。我不能主宰现实生活,难道连自己的梦都无法主宰吗?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!

一边擦着沐浴露,一边摇头晃脑地对着莲蓬头高歌。

“每一次

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

每一次

就算很受伤

也不闪泪光

我知道

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

带我飞

飞过绝望

……”

浴室里唱歌,很容易凸显歌喉,总会让人的自信心极度膨胀。

我常常思考像我这样的天赋怎么还没被发掘?我若当年一个不小心去参加超女,玉米、凉粉都得改名——馒头。我叫苏蔓,我若有个粉丝,叫馒头挺合适。

刚给身上擦完沐浴露,“我爱你,我爱你,就像老鼠爱大米”又响了起来。

麻辣烫!你丫太没人性了!我没理会,继续洗澡,铃声停了一下,又响起来,当铃声响第五遍的时候,我脑子里,已经有一个交响乐团在演奏,“我恨你,我恨你,就像老鼠恨大猫”。快速冲完澡,随手裹上浴巾,就向外跑。瓷砖地上,拖鞋打滑,差点摔一跤,这要真摔下去,我只怕就要去医院报道了,恨得我接起电话,第一句话就是“你丫赶着投胎呀!洗个澡都不得安生,去你母亲的。”

麻辣烫江湖气重,爱说粗口,张口闭口,“她妈的!”刚开始,我不太习惯,和她婉转建议,你也算一文艺青年,说话应该文雅书面。麻辣烫眨巴眨巴了眼睛,爽快地说:“行!”

我正为自己能令浪子回头而感动,她又甩了我句,“你她母亲的可真矫情!”我反应了会,只能学着星爷的语调来一声“果然书面”!

自此,我对麻辣烫彻底投降。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,时间久了,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,我也会对她爆几句粗口,就算是我和麻辣烫之间特殊的情感交流方式吧!

“你说什么?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,你回来当着我和你爸的面说……”

一把雄厚的女中音彻底把我吓呆滞了三秒钟,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,赶紧把手机往远处移了移,可耳朵已经木了。等手机里的狮吼咆哮了整整三分钟后,我才揉着发木的耳朵,小心翼翼地说好话,不过老妈压根不吃我的糖衣炮弹,我只能继续聆听教诲,本来以为这一顿骂肯定要到手机没电为止,轻轻地把手机放到桌上,刚偷偷摸摸地要穿衣服,不想老妈突然停住,我心里一惊,不会这么神仙吧?

“光忙着骂你,忘记正事了。”

我身上顿时一寒,老妈的正事?

“蔓蔓呀!你陈阿姨有个侄子刚从国外回来,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事业有成……”

回目录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