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叶芝诗集中的爱情名句

1、 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意昏沉, 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 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 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; 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,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,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 ——叶芝 《when you are old》

2、 奈何一个人随着年龄增长,梦想便不复轻盈;他开始用双手掂量生活,更看重果实而非花朵。 ——叶芝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3、 人心只能赢得,不能靠人馈赠。 ——叶芝

4、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5、 我将不停地行走,不停地歌唱。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歌吟,我自己的诗章。 ——叶芝

6、 "Come away, O human child! To the waters and the wild With a faery, hand in hand, For the world's more full of weeping than you can understand. 去吧,人世间的孩子, 到那溪水边和田野上去, 与精灵手牵着手, 这世上的哭声太多,你不懂。 ——叶芝 《the stolen child》"

7、 多少人爱过你的美丽,爱过你欢乐迷人的青春。假意,或者真情。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灵魂,爱过你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.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8、 这个世界哭声太多,你不会懂得。 ——叶芝 《失窃的孩子》

9、 生与死,冷眼一瞥。行者,且赶路。 ——叶芝

10、 人类的一个大麻烦,在于我们无法拥有说一不二的感情。敌人身上总有让我们喜欢的地方,我们的爱人总会有让我们讨厌之处。正是这种纠结不清的情感催我们变老,让我们皱起眉头,加深我们眼周的皱纹。要是我们能像仙人一样全心全意地爱或者恨,我们也许就能像他们那样长生不老了。不过,在这一天到来之前,他们永不衰竭的快乐和悲哀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他们的魅力所在。他们的爱从不知疲倦,星辰的轮回也绝不会让他们放慢舞步。 ——Yeats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11、 "cast a cold eye , on life , on death , horseman , pass by . 冷眼一瞥,生与死,骑者且赶路。(更直接的译法: 投出冷眼,看生、看死;骑士,向前。) ——William Butler Yeats"

12、 比起理论,我更喜欢听象牙之门在铰链上转动的声音,也相信只有穿过洒满玫瑰的门槛的人,方能窥到远方牛角之门的幽幽光亮。如果我们能够不作他想,干脆地发出占星家李利在温莎森林发出的呼唤,也许对我们最好--‘女王,仙人的女王,来吧。’我们还应该像他一样记住,上帝会在梦中访问他的孩子。高挑的、周身闪耀微光的女王啊,靠近些吧;容我再看一看,你那浓密美艳的乌发。 ——Yeats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13、 如果足够被理解,我会把破文字抛却,心满意足地过生活 ——叶芝

14、 年轻时,我们彼此相爱却浑然不知。 ——William Butler Yeats 《AfterLongSilence》

15、 我经常相信,自然界充斥着我们看不到的人,其中固然不乏一些丑陋古怪、邪恶愚蠢者,但他们大多数都拥有我们从未领略过的超凡之美。当我们在优美,静谧的地方漫步时,这些美丽的人离我们不过咫尺。我还是个孩子时,每次走在树林里,都会觉得我渴慕已久,却不知其所以然的什么人或什么事物,随时会翩然出现。...美一定是我们一出生便陷入的大网的出口,否则它便不复为美。而且,倘非如此,我们想必只会宁愿坐在家里的炉火边,令慵懒的身躯日益肥胖;或者宁愿投身于某种愚蠢的事业,狼奔豕突,而忘记欣赏光与影在绿叶之间上演的绝妙演出。 ——Yeats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16、 我用古老的方式爱过你。 ——叶芝

17、 当我挣脱杂乱的争辩之丛后,我告诉自己,仙人们确确实实存在,只有我们这些既没有单纯心灵,也缺乏智慧的人才会否认这一点。从古到今的心地单纯者和智者都曾看到过它们,甚至和它们交谈过。就像我认为的那样,它们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过着激情四溢的生活,我们只要让自己保持单纯的本性,不失激情,死后就可以加入它们。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连;但愿将来有一天,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,或者领悟到一切传奇,实乃‘糅杂了人类在更加恢弘的日子里,将犯罪孽的图像预言。 ——Yeats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18、 "Before us lies eternity; our souls Are love, and a continual farewell. 面对着永恒,我们的灵魂 是爱,是一场缠绵不尽的离别。 ——W·B·Yeats 《Emphemera》"

19、 当你老了,头发灰白,睡意朦胧, 在炉火旁打盹,取下这本书 慢慢读着,梦忆你那脉脉的眼波 曾有过的柔美光芒、深深晕影; 多少人曾爱过你欢乐迷人的青春时光, 爱过你的倾城容貌,或是真心,或是做戏; 但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; 在炽红的炉栅旁俯下身, 你凄然地轻诉爱是如何竟已消逝, 又是怎样步上头顶的万壑千山, 在凝视你的满天繁星后隐起了脸庞。 ——W.B.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20、 走吧 人间的孩子 走向那荒野和河流 与一个精灵手牵手 因为这个世界的悲伤太深了 而你不能懂 ——叶芝 《偷走的孩子》

21、 当你步入晚年,头发苍白,睡意沉沉 坐在火炉旁打盹的时候,请翻开这本书 慢慢地品味,细细回忆你当初 那温柔的双眸,和脉脉的眼神 有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渴望你的美貌,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 但有一个人深爱着你纯洁的心灵 纵然岁月的皱纹在你脸庞上日渐显现 你俯下身,在闪闪发光的炉栅边 略带悲伤,窃窃私语,爱情怎能逃窜 并登上头顶的高山 隐藏在漫天繁星之间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去》

22、 我现在可以枯萎地进入真理 ——叶芝

23、 当你老了,白发苍苍,睡意朦胧, 在炉前打盹,请取下这本诗篇, 慢慢读,回想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; 多少人真情假意,爱过你的美丽,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, 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,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衰戚; 当你佝偻着,在灼热的炉栅边, 你将轻轻诉说,带着一丝伤感: 逝去的爱,如今已步上高山,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24、 也许有人会责备,说你带走了 那可以感动他们的诗歌——在那一天 当耳朵被震聋,双眼被弄瞎 随着一道电闪。你弃我而去,而我 无以发现可以作歌的事物,除了国王 头盔、刀剑,和那半遗忘的 依稀和你有关的记忆——但此刻 我们将出走,因为这世界一如既往; 当我们在我们的大笑和哭泣中 会猛地把头盔、桂冠和刀剑扔进壕坑。 但是,亲爱的,贴靠近我;自从你离去, 我荒凉的思想已寒透进骨头。 ——叶芝 《和解》

25、 多少人用真心或假意,爱过你的美貌和俏丽短暂的青春,但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渐渐衰老的脸上的悲叹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26、 如若我有天国的锦缎,以金色的光线织就,蔚蓝的、灰蒙的、漆黑的锦缎变换着黑夜、黄昏和白昼。我愿把这锦缎铺展在你足下... 而我,孑然一身,徒留我的梦想,在你脚下展开梦想之翼,请轻轻踏足... ——叶芝 《他冀求天国的锦缎》

27、 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, 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, 只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, 爱你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终。 ——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 ——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

28、 我的爱,但愿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 厌倦了流星消逝前的火焰 厌倦了暮色里蓝色的幽辉 一种挥不去的愁 正在心中苏醒 我们都累了,那露水沾湿的梦魂 那蔷薇和百合 不要再来入梦 流星的火焰会熄灭 我的爱 蓝星的光彩也会减退 当露水告别花叶 我但愿彼此能变成流波上的白鸟 我的心,萦绕岛屿和昏暗的滩岸 在那里,忧郁不再来亲近 时间将我们一起遗忘 一转眼,我们就要远离蔷薇和百合 火焰与烦愁 假如,我们真的是白鸟,在流波上浮沉 ——叶芝 《白鸟》

29、 当你年老岁月将近白发苍苍 , 困倦的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, 沉思漫想,陷入往事的回忆, 你一度当年的柔情与美彩缤纷, 多少人爱你昙花一现的身影, 爱你的容貌于虚情假意之中, 只有一人爱你如朝拜的神圣, 爱你不因岁月无情至始所终。 在炉罩边你低眉弯腰, 忧戚沉思,喃喃而语, 爱是如何飞上高山之顶, 隐藏于众星罗布之间,面庞难寻! ——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

30、 Bodily decrepitude is wisdom; young 智慧之躯已显朽迹 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. 年少时无知却情迷。 ——叶芝 《After Long Silence》

31、 Through all the lying days of my youth I swayed my leaves and flowers in the sun Now I may wither into the truth ——William Butler Yeats

32、 多少人爱你年轻的容颜, 爱你的美丽出自假意或真情, 但唯有一人, (www.siaNDian.com 闪$点情 话网)爱你灵魂的至诚, 爱你渐衰的脸上愁苦的风霜; ——Yeats 《当你老了》

33、 我从来没有埋怨人民,不论是现在或任何时刻 ——叶芝

34、 是选择生活的完美,还是艺术的完美? ——叶芝

35、 这世上眼泪太多,你不会懂的。 ——叶芝

36、 多少人爱你年轻欢畅时的容颜,假意或真心;只有一个人爱你脸上苍老了的痛苦的皱纹,爱你那朝圣者般纯洁明净的灵魂。 ——叶芝

37、 当你老了/白发苍苍/睡意朦胧/在炉前打盹/请取下这本诗篇/慢慢吟咏/梦见你当年的双眼/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。。。。。当你老了低垂着身子/在灼热闪耀的炉边/凄然地轻诉那逝去的爱情/如今它已步上高山/在群星中隐藏着自己的脸庞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38、 当你老了,睡思昏沉,炉火旁打盹。 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。 只有一个人会爱你苍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39、 《当你老了》(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) 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意昏沉, 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 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 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; 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,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,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 当年华已逝 ——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

40、 以往的全部岁月,其意义就在于为了这短暂几天而等待;今后的漫长生涯,将是为这片刻的光阴而回味。 ——叶芝

41、 亲爱的,可别爱的太久 我曾爱得那么长久 相一支老歌 人们不再记心头 ——叶芝 《噢,别爱太久》

42、 除了用象征和事件来表达情绪,文学还能是什么?而为了表达各种情绪,难道仅仅有这个荒芜的人间就够了,再不需要什么天堂、地狱、炼狱和仙境了吗?此外,难道就不存在那种非得勇敢地将天堂、地狱、炼狱和仙境合而为一,或者将兽头安上人身、将人的灵魂塞进岩石,才能够充分表达的情绪了吗?讲故事的人呐,让我们大胆向前,尽管去抓住心灵需要的任何猎物吧,不要害怕。这一切都存在,都是真的,人间,只是我们脚下的一片尘土而已。 ——叶芝 《讲故事的人》

43、 我给歌做了一件外套 缀满了锦绣珠宝 从古老神话中取来 从头到脚一整套 傻瓜们抓住了它 披上身在世间招摇 仿佛是他们所织造 歌,让他们拿去吧 赤裸着身子走路 是更有劲,更自豪。 ——叶芝

44、 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。睡思昏沉,炉火旁打盹。请取下这部诗歌,慢慢读。会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。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。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45、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爱你那衰老的脸上痛苦的皱纹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了》

46、 爱上你,就绝非独独爱你。 ——叶芝

47、 大队人马从诺克纳里亚驶来 穿过克露斯拿贝蛾的墓地 克武提亚晃动一头红发 尼亚芙喊叫,“上路,上路!” 从你们心中除掉活人的梦 风儿已醒,树叶盘旋 我们双颊苍白,头发披散 我们胸部起伏,眼睛明亮 我们手臂挥动,嘴唇开启 谁瞥到我们奔驰的队伍 我们就来到他的手和手上忙的活计当中 我们就来到他的心和心头装的希望当中。 大军日夜兼程,哪儿还能找到 如此美妙的希望或者事业? 克武提亚晃动一头红发 尼亚芙喊叫,“上路,上路!” ——叶芝 《凯尔特的薄暮》

48、 就是爱,是一场无尽的道别 ——叶芝 《蜉蝣》

49、 在那柳园里,我的爱人与我相遇; 她雪白的纤足踏过柳园。 她要我温柔的爱,如枝头萌绿叶; 但我年少无知,不曾愿意聆听。 在河畔的旷野,我的爱人与我伫立, 她柔白的手倚着我微倾的肩膀。 她要我简单生活,如河堰出韧草; 但我年少无知,而今满盈泪水。 ——叶芝 《柳园里》

50、 《当你老了》? ——叶芝? ? 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意昏沉,? 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? 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?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? ?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? 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?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?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;? ? 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,?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,?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?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 ——叶芝 《当你老后》

51、 我以为能与你到老。I thought I would be the last shadow in your eyes. ——叶芝

52、 "投出冷眼,看生,看死。骑士,策马驰过。 cost cold eye. on life, on deth. horesman, pass by. ——叶芝"

分页阅读:1 2 3 4 5 下一页
本页手机地址:http://m.siandian.com/yulu/20953.html